Language : English 简体 繁體
News

What Killed US-China Engagement?

Jan 09, 2024

 

经贸“压舱石”能否继续在中美关系中

发挥关键作用

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美欧研究部副部长 张茉楠

多年来,经贸合作一直被视为中美关系的“压舱石”。在中美关系内外环境更趋复杂的背景下,经贸这个“压舱石”能否在中美关系中继续发挥关键作用?

近年来,美国一直将中国作为战略竞争对手遏制打压,这不利于中美建设性经贸关系的推进。2018年以来,特朗普政府对华加征高额关税,征税对象从机械、电子、医药、汽车等高科技制造业扩大至化工、金属等原材料乃至服装、食品等终端消费品。执政三年来,拜登政府基本上维持了特朗普政府时期对来自中国的大约3000亿美元商品加征的高额关税,同时随着中美科技战加剧,拜登政府进一步加剧又通过进口禁令、出口管制、产业补贴等非关税壁垒手段推动脱钩去风险化,这些做法都给中美经贸关系带来不小冲击,主要表现在:

中美贸易规模出现大幅下降。2023年,中美双边贸易6644.51亿美元,同比下降了11.6%。其中,中国对美出口5002.91亿美元,下降13.1%;自美进口1641.60亿美元,下降6.8%,对美贸易顺差3361亿美元,同比减少了16.8%,美国对华贸易逆差降至十多年来最低。

中美之间贸易相互依存度下降。2018-2022年,美国从中国进口比例分别为 21.2%18%18.6%17.8%16.5%2023年进一步降至14%左右,与 2018 年对华发动贸易战之前相比,2023年美国整体进口源于中国的比例下降了7个百分点。具体来看,与生产直接相关的资本品及其零部件(除交运设备)、工业用品降幅更大。

中美各自对外贸易都发生转移。近年来,美国对华半导体、液化天然气和煤炭出口出现较大程度大幅下降,美国制造业“回流”,以及推动供应链“近岸化”、“友岸化”使得一些产品的进口转向了中国以外的来源地。而中国也将部分外国商品采购从美国转向其它地区。2023年以来,中国对东盟、墨西哥等经济体中间品、资本品出口增长较快,中国与东盟等新兴经济体产业链关系更加密切。这些情况表明中美各自对外贸易都发生了转移,也说明关税虽然改变了中美双边贸易额,却并未显著改变两国在世界贸易格局中的地位。

2024年是中美建交45周年,两国贸易在45年间增长了200多倍,双向投资存量超过2600亿美元。中美间经济和贸易深度交融,经贸关系的基础依旧稳固,即使美国有意降低对华依赖,但两国之间的联系是无法切断且难以割裂的。中国依然是美国在消费以及工业生产领域十分重要的进口来源地,美国也依然是中国高端中间品的重要来源之一,中美仍互为对方最重要的贸易伙伴之一。

预计,2024年,美国大部分行业即将进入补库存周期,消费电子、家具和建材、食品及农产品、纺织服装等商品进口需求或将扩大。同时,中国扩大内需战略、高水平开放深入推进也将进一步释放中国超大规模市场的潜力,这些都有利于中美经贸形势的改善。

近一时期,在中美领导人旧金山会晤的积极推动下,中美各领域各层级沟通互动更加频繁,前不久中美经济工作组还举行第三次会议,这些都对推动中美经贸关系的回暖起到积极促进作用。当下,中美关系已经置身于新的历史关口,合作是大势所趋,但也必须承认中美的矛盾与分歧,关键在于怎么做。双方需要倾听彼此,共同寻求解决分歧的办法。中美需要在重大原则问题上达成共识,特别是要把共识落实到具体行动上。

首先,当务之急是取消对华加征关税。近期,前总统特朗普宣称若当选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60%或更高的关税,如果情况果真如此,那么对中美经贸关系无疑是一场灾难。高额关税不仅严重影响中美双边经贸关系,也给两国商品竞争力造成伤害,希望美国政府能够倾听中美各界呼声,尊重世贸组织专家组裁决,尽快取消对华加征关税。

其次,超越大国竞争框架,构建新的中美竞合关系。历史反复证明,中美关系相互依存和互惠性是内生的,中美各自的成功对于彼此都是机遇。随着中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深入实施,以及产业升级带动了包括美国在内的全球高科技产品出口的增长。过去十年间,中国高技术中间品进口年均增速超过了15%,中国市场已成为美国跨国公司推动全球创新的“沃土”。中美在半导体、人工智能、新能源汽车等新兴领域各有所长、优势互补,加强科技合作合乎民意、顺应趋势。在芯片、半导体、人工智能等领域的出口管制和投资限制,以及实体制裁,无助于美国提升产业竞争力,反而会导致双方“受损”的局面。

最后,共同承担大国责任,携手应对全球性挑战。世界的未来需要中美合作。在可持续发展和环境、能源创新、多边贸易体系改革、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的挑战等领域中美应该发挥领导力。同时,中美也应在全球经济治理和贸易治理规则和体系方面合作,加强政策协调,共同塑造好全球规则。

Back to Top